吉良火影

搞队一时爽,一直搞队一直爽

晴雪夜

我爱罗沙暴大葬解读。

童年的我爱罗是降生于沙漠冬夜的新雪——洁白纯真而柔软。
被天上的星空所守护着

我爱罗的童年却是尖锐而冷漠的冰峰,是无法控制力量的暴动,是沙漠黑夜孤独的身影,砂忍村黑夜亮起万盏灯却没有为等他回家的那一盏。
被村民冰棱一样的眼光审视着,雪终究会被挤压成坚硬而无情的冰。最后被掐碎于手心。

场景来源有三个——我爱罗黑夜暴走,我爱罗在内心和守鹤对话“你讨厌村子吗”  我爱罗杀死舅舅的场景。
而灵感来源则是我爱罗自传里按着心脏对舅舅说的那句“为什么我受不到伤害,这里却那么痛呢” 沙暴送葬就是通过手心将沙子挤压最后爆炸,就如同雪压缩成冰最后碎掉。而我选择沙暴大葬则是因为我爱罗内心的挤压来自守鹤强大的力量,来自整个砂忍村巨大的排斥感,是一层层的,慢慢压缩发酵的寒冷。最后在舅舅的谎言里,他把自己内心最后的善良掐灭,如同行尸走肉一般,再也不会因为他人受伤而伤心,是麻木无情的冰棱。
沙漠的夜晚是很冷的,同时我爱罗暴走也多半在月夜,这是我场景选择的一个根据。

但是呢,鸣人在故事里打碎了他心中的冰,并愿意将这样的杀器握在手中融化。鸣人的到来就像雪夜迎来日出吧,而融化的冰去了哪里呢——变成了沙漠的地下水,默默将这个村子的一切扛在了自己的身上,把这个村子当成自己的心一样守护。
风影我爱罗的善良和责任心,取代了守鹤的力量——这里也有一点守鹤和分福的故事因素在内吧

评论 ( 13 )
热度 ( 262 )

© 吉良火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