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良火影

搞队一时爽,一直搞队一直爽

一个脑洞(我的第一篇烂文居然是这样的 看我用文字产粮大家应该知道我快饿死了)
为里苏特大声哭泣
小队还没成立,但里苏特已经是暗杀人员设定

黎明前。

你是那不勒斯的一个站街女,杀手里苏特与你睡过几次。
在一个秋天里,凌晨五点你刚“下班”,经过公园看见在长椅边抽烟的他,看起来也是“刚下班”,衣服上凝结大片血瘀,仿佛与灰色天空和混着尘土的风融为一体。还没熄灭的路灯倒是与黎明前的肮脏格格不入。

他也发现了你,视线片刻交集后朝你走来。

他手指了指长椅,问你做不做,在这。

比起那些肥猪一样的中年客人,谁不喜欢年轻健壮的肉体呢——你踮脚勾住他的脖子,无声邀请。

他于你而言,更像是那种成人商店卖的道具——没有热烈拥吻,没有甜言蜜语,而现在干燥的秋风还盖住了他本来就微不可查的喘息。他异于常人的眼睛里找不出情动的影子,你干脆闭上眼感受体内猛烈的冲撞,工作中那些客人可给不了你这样刺激的感官体验。
你的头情不自禁向后仰,清晨安静的公园里只听得见你喉间溢出的呻吟。你被自己的声音麻痹了大脑,里苏特按着你髋骨冰凉的手已经可以忽略不计,黎明前的公园好像只有你一人,从踏入这份工作后你只有一人!工作中压抑的情感喷涌而出,你被顶得头晕目眩,孤独的感觉化为体内热流向外喷涌。模糊了视线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秋天的风吹得你后背好凉,体内的温度也渐渐下降,交合处的黏腻和干燥的空气混合让你有一种奇妙的感觉,他把脸埋在你的胸口,睫毛颤动让你觉得胸口痒痒的,忍不住笑出声。
你小声笑他是不是这次暗杀发的钱特别多才让他再次来你这消费。

“嗯”声带震动隔着你的皮肤传到耳朵里。
“还是一样的薪水,只不过这次我拿了两人份的。”
他的声音闷闷的,也许是脸埋在你胸口的原因吧。但片刻后你惊愕发现胸口的湿意。

你犹豫了一会,手颤抖着抱住了他,就这样沉默着。

我们的工作都是不带丝毫感情的,所以我们都是无情的。因为我们是无情的,所以我们一直很孤独。

评论 ( 11 )
热度 ( 173 )

© 吉良火影 | Powered by LOFTER